苏州大汉富邦办公室

中国苏州

Date 2021/03/04

当下办公环境再逐步改变,除了满足既有工作需求之外外面在想有没有其他可能……

是不是办公空间一定要办工作,开会一定要会议室,接待一定要洽谈室,我们希望尝试一种新的工作状态。

余秋雨曾经说过:院落,是中国人安顿生命,安顿家属和安顿精神的场所。一道墙把一个家庭围起来以后,里面是个独立的世界,院落是他们的天地。院落建筑,是千百年来中国建筑的主要表现形式。

有没有可能把中国园林的意境感受用当代的表现方式体现呢?

我们把空间原始状态模拟一个盒子空间,然后把需要的功能区当做一个小的体块放到盒子中间,他们并不是有序列或者有组织的构成。我们希望克空间内部看起来是比较自由的状态。

从入口开始,在沿着走廊的区域用半透玻璃砖的方式来处理,走廊上活动的人对内不会产生影响,又能保证重复的采光性。对外面的人有个探索的感受,室内的场景是什么样子的。

在平面的布置上入口做一个斜口处理,可以很好的把视线引入到景观面,不会对着办公区。

进门需要拾级而上,做了一个抬高的踏步,增加一些阻隔和仪式感,区分室内和走廊的衔接,暗示踏进入口进入到另外一个空间。进门做一个又碎石铺满的小前院,两三汀步而过才到正式的室内部分。

在内部顶面做了三个小型的天井,内置水纹不锈钢,晚上暗置的灯光反射到地面会出现波光粼粼的效果,用过造型和材质的处理弱化室内空间的局限性。

办公区的桌子也用悬挂构造的方式,尽量让空间的氛围更加的轻盈,仿若依树而作。休闲茶区的地方通过地面的局部抬高暗示区域感,五米多长的桌面只有一片金属支撑,主要承受力放在了两侧的拉绳之上。通过线条又将茶座做了一个小的围合。主人的背面通过半透的处理做了景观的延伸,山林之上,园林之中,一杯清茶。

童㝦先生说的:“没有花木依然成为园林”。并非说园林要放弃自然事物,而是针对建筑学的师法对象与意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